金融领域的重要舆论阵地,传播金融政策

贵州遵义天景城巨额拖欠涉及数百名…

栏目:访谈
TAG:

  贵州遵义天景城巨额拖欠涉及数百名民工

  贵州遵义天景城旅游开发公司“福禄寿喜景区旅游项目”(遵义国际养生养老产业示范园区)因资金问题和大量拖欠、收取民工保证金等问题,目前该项目已被叫停。由于拖欠数额巨大,涉及民工众多,这个烂摊子让遵义市、播州区两级政府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2014年,播州区三合镇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引进了遵义天景城旅游开发公司在乌江上游的偏岩河搞旅游开发。据遵义天景城旅游开发公司介绍,项目规划范围面积28600亩,占用五个村十多个村民组,绵延近30公里,是贵州生态养生和旅游扶贫重大项目之一。2015年3月2日,遵义天景城旅游开发公司组织机器设备50多台、工人300余人进场建设,动工修建进入景区的公路等设施,播州区三合镇政府也成立了协调机构服务项目进行。由于项目未取得土地、规划、林地、环保等手续,且资金短缺,导致项目步履维艰。在过去的三年里,该项目从未正常施工。

  2017年7月20日,该项目全面停工整顿,现场仍留有施工队伍及民工数百人。而事实上,直到2017年年底,该公司还在组织一些施工队伍干活,很多施工班组也不知道政府要求停工的事。

  据了解,该项目分为13个标段,由多家公司承包,其中拖欠最为严重的是中晨路桥所承包的工程。他们承包了三个标段之后,又层层分包,将泥工、钢筋工、孔桩、外架等工作发包给梁继方、吴国、吴瀚、陈剑锋、王耀、许义红等多个班组。仅这几个班组就拖欠260多人工资400多万,收取他们保证金153万。

  天景城旅游开发公司与中晨路桥签订了15亿元的土建工程。按合同约定,中晨路桥需交给天景城履约保证金1200万元(每个承包区400万元),并垫资9000万元。

  而中晨路桥则从各班组收取保证金,并将所收取的保证金大都交给了天景城旅游开发公司,这些班组不仅拿不到工资,就连所交的保证金也拿不回来。

  一位举报人愤怒地说:“天景城就是一大骗局,他们非法施工,欺骗政府,欺骗农民工班组,与承包方共同策划骗取农民工劳动保证金,据为己有。受骗者有近千人,骗取的保证金和拖欠的工人血汗钱近亿元”。

  中晨路桥及其分包班组还是最后一批进入工地施工的(多数班组在2017年施工)。该项目自2015年就出现拖欠,很多施工队伍两年前的工资到现在都未拿到。据统计,天景城项目拖欠总金额高达数千万元,天景城和承建公司收取各标段包工班组押金近1000万元未退还,涉及施工队40多个。

  三合镇经济发展办公室(招商引资办公室)主任甘文华介绍:“因为拖欠,前两年就报案了,还是没有结果,该催的也催了。目前天景城拖欠的总数和收取的保证金总数正在统计,正在摸底。”

  天景城旅游开发公司多次给政府打报告,要求边施工边办手续、边筹交土地出让金;要求尽快立项,要求国土、林业、建设、公安等部门特事特办,准予开工;要求播州区政府协调相关部门解决土地和林地问题,协调通村桥、观光大坝、快捷大道等施工建设;请求区政府为其搭建融资平台,将项目纳入ppp项目。

  甘文华告诉记者:“自2017年7月23日以后,政府就责令天景城停工,也没有再为他们供应炸药。我们不让他们做,他们还在偷着做”。

  据了解,2016年10月,天景城旅游开发公司居然与没有爆破资质的自然人谢某直接签定平场爆破承包合同书,还协议收取谢某80万元保证金;2017年2月底,双方签订补充协议,谢某向天景城旅游开发公司缴纳70万元。施工过程中,都是天景城给协调的炸药。

  目前,数百名民工联合向播州区反映,他们希望区政府联合三合镇和天景城旅游开发公司尽快拿出处理方案,让农民工兄弟回家过年。


上一篇:广西藤县靠河沙起家的行贿屡犯放高…   下一篇:河南沈丘:一乡干部是在建设新农村…
相关文章